免費咨詢電話:400-1022-888
您的位置:首頁 > 業務領域 > 知識產權部 > 正文

淺析以物抵債合同

作者:admin 來源:汪亞超 時間:2017-11-16 15:47:11 點擊次數:2629
以物抵債合同在我國法律體制的特殊性在于我國債法上并無以物抵債的有名合同,但在實務中當事人采用以物抵債的形式卻豐富多彩,十分復雜。以物抵債合同沒有較明確且完善的規范制約,又與有些現有法律制度十分相似,導致在實務中風險點較難把握,司法裁判觀點大相徑庭。本文系在現行法律規范的框架內,通過對比論證的方法闡述一些對該法律行為的個人思考與見解,為揭開以物抵債合同的面紗盡一份微薄之力。
一、以物抵債合同
本人正在參與辦理的一起房地產開發企業破產案件中,有大量簽署以物抵債合同的情形,原因無外乎兩種:一是雙方當事人無法采用我國法律規定的法定擔保形式,債務人以這種方式向債權人提供一種“擔保”,一般會在以物抵債合同中約定當債務人履行完原定債務后,債權人返還該物。此類以物抵債合同是為融資提供“擔保”,比如現實中經常出現的名為買賣,實為借貸;企業為融資簽訂的名股實債股權轉讓協議等。由于這種“擔保”方式并非我國法律規定的有效擔保方式,因此不能將其認定為擔保合同,其外觀及本質依舊是以物抵債,當事人極有可能在無法獲得清償時欲按此合同取得以物抵債標的物。二是債務人已出現無能力還清債務的跡象,通常情況下是無法以現金方式償還債務,債權人欲以簽訂以物抵債合同的方式盡可能保障自己的債權得到清償。此類以物抵債合同是合同債務人與合同債權人達成新的合意,簽訂債務人以他種給付方式代替原定給付方式而消滅原有債務的合同。
司法實踐中的以物抵債,如果不經其他證明材料佐證,很難發現當事人當初簽訂此類合同的真正原因,有時從以物抵債合同的外觀看,僅僅是一個房屋買賣合同或者股權轉讓合同。以物抵債的復雜性及多樣性還不止如此,根據抵債協議設立的不同時間,可以分為:債務清償期屆滿前的以物抵債和債務清償期屆滿后的以物抵債;根據抵債物的權屬是否轉移,可以分為:已發生物權變動的以物抵債和尚未發生物權變動的以物抵債;根據抵債物的不同形態,可以分為:動產以物抵債和不動產以物抵債;根據以物抵債在訴訟的不同階段,可以分為:訴訟前的以物抵債、訴訟調解中的以物抵債和執行程序中的以物抵債。
我國現行法律不可能對上述所有情形進行系統性的規定,而以物抵債行為在實踐中又十分豐富多彩,因此以物抵債的法律性質、效力均較難把握。
二、以物抵債與相似概念的辨析
(一)以物抵債與代物清償
以物抵債合同是諾成性合同還是實踐性合同在理論中分歧很大。本人認為以物抵債合同認定為諾成性合同為宜。而這也是以物抵債與代物清償的區別,代物清償是一種實踐性法律行為,債權人受領他種給付后雙方當事人債權債務即歸于消滅,雙方當事人目的也僅僅是為了清償舊債,也就是說,并不會產生新債。而以物抵債合同是雙方當事人約定的新的債權債務關系,或者說是原債權債務的一種附隨債權債務關系。一般情況下,如果雙方當事人以他種給付清償原債為目的,且已實際交付轉移標的物,又不侵犯第三人合法權益的,該類行為應屬代物清償,雙方原債消滅。而如果僅僅簽訂了以物抵債協議,并未實際轉移標的物,或者實際轉移了標的物,合同中明確約定了債務人履行原債后,債權人需返還該標的物,則應屬以物抵債合同,雙方的舊債未滅,新債未清。
以物抵債合同雖為諾成性合同,但如果債務人并未交付以物抵債標的物,又是在訴訟前達成的以物抵債合同的,在我國司法實踐中債權人一般無請求交付以物抵債標的物的請求權,即此類以物抵債合同一般無可履行性。散見的法條及在司法實踐中均認定應以基礎法律關系(即原債)認定雙方法律關系。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 24條規定:“當事人以簽訂買賣合同作為民間借貸合同的擔保,借款到期后借款人不能還款,出借人請求履行買賣合同的,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民間借貸法律關系審理,并向當事人釋明變更訴訟請求。當事人拒絕變更的,人民法院裁定駁回起訴。”如果是在訴訟中達成的以物抵債《調解協議》或者在執行程序中雙方達成的以物抵債《和解協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當事人是可以請求履行該《調解協議》或者《和解協議》,即此類以物抵債合同能夠履行。
債務人交付標的物的以物抵債合同,債務人如果按原合同履行完合同義務后,能否請求返還以物抵債標的物。對于該法律問題,并無法律明文規定,但本人認為本著公平公正原則,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的基本原理,在以物抵債合同有效的情況下,債務人請求返還以物抵債標的物的,應予支持。
(二)以物抵債合同與合同的變更
合同的變更是指雙方當事人協商一致,變更合同的行為,通常包含主體、內容或者客體的變更。以物抵債合同與債的客體變更在表現形式上非常相似。但兩者很細微的一個差別是債的客體變更會消滅舊債,即在合同中一般會有結算舊債的條款,并明確約定按新成立的債權債務關系履行義務。合同的變更是受法律保護的,而以物抵債合同在我國現行法律框架下爭議較大,僅僅因為一個關鍵條款的差別,法律風險便會放大數倍。比如雙方原為借貸法律關系,經過合法結算并明確約定雙方借貸關系終止,按新的房屋買賣合同關系履行債權債務,此為合同的變更,受法律保護,債權人可以請求法院交付房屋。如果僅僅簽訂了以物抵債合同,即使當事人是以終止舊債,或是以他種物抵償舊債為目的,法院也很可能不會支持債權人要求交付標的物的請求。
(三)以物抵債與債務的抵銷
債務的抵銷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中有明文規定,債務抵銷系當事人互負到期債務,該債務的標的物種類、品質相同的,任何一方在通知對方主張抵銷債務后,雙方債務即歸于消滅。標的物種類、品質不相同的,經雙方協商一致,也可以抵銷。債務抵銷與以物抵債合同的一個根本區別是當事人是否互負到期債務。以物抵債合同具有一定的從屬性,更像是原合同的衍生合同,雙方當事人并未互負到期債務,與債務抵銷區別明顯。
(四)以物抵債與流質(流押)契約
流質(流押)契約是指質權人(抵押權人)在債務履行期屆滿前,質押人(抵押人)與債務人約定不履行到期債務時質押(抵押)財產歸債權人所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明文否定流質(流押)契約的效力。如果在債務履行期屆滿前簽訂的以物抵債協議,似乎是違反禁止流質(流押)的規定,但以物抵債合同畢竟不是物權擔保合同,不具備擔保效力,不能直接將物權擔保合同的規范適用于以物抵債合同,否則有違當事人意思自治原則及法無明文禁止即允許原則。因此,不能簡單的認定債務履行期屆滿前當事人簽訂的他物給付《還款協議》就是無效的。合同雖有效,但依然有上述已經分析的無法請求交付標的物的困境,且該問題在理論界及實務界爭議很大,此觀點也僅代表我個人觀點。
三、以物抵債合同風險防范
現實生活中,以物抵債合同表現形式多樣,合同效力認定十分復雜。兩個以物抵債合同內容完全一致,但因基礎法律關系或其他一些因素的差別,合同效力可能就會不同。以物抵債無擔保能力,并無法定優先受償權,也不能對抗真實買賣的第三人,且債務人簽訂數份以物抵債合同的可能性極大,債權人在未取得以物抵債標的物所有權的情況下,合法權益很難得到保障。債權人若以擔保自己的債權為目的的,應盡量取得法律認可的有效擔保,而不是僅僅簽訂一個以物抵債協議;債權人若以擴大自己受償財產范圍為目的,在不侵犯第三人合法權益,不違反相關法規的情況下應盡量直接取得債務人干凈的資產,使自己的合法權益獲得保障。當事人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在簽訂此類合同時應具備一定法律風險意識,注意設計合同條款,否則以物抵債合同可能僅是一紙空文。
甘肃快3开奖直播